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TOP

铁矿石期货将迎来境外交易者
2018-04-13 08:06:06 财经 吴海珊  浏览模式:【 】字号 【繁体

  走进大连期货大厦的期货交易大厅,偌大的显示屏上数据不停地闪烁跳动。大楼坐北朝南,天气好的时候,从办公室可以看到海边。在不久的将来,这里交易的铁矿石期货将实现对外开放。继原油期货对外开放之后,中国大连商品交易所(下称“大商所”)于3月27日正式发布铁矿石期货国际化规则。

  据了解,大商所在制定、修订国际化相关规则时,贯彻了基础不变、内外一致的原则。基础不变是指在引入境外交易者后,铁矿石期货原有合约和基础制度不变;内外一致是指交易所规则对境内外交易者同时适用,平等对待。

  下一步,大商所将根据业务规则,稳妥推进铁矿石引入境外交易者的各项准备工作。

  跟原油一样,中国对铁矿石的消耗和进口依赖度都特别高。中国是全球铁矿石消耗最大的国家。2017年,中国进口铁矿石10.75亿吨。中国钢企使用的铁矿石90%都是进口矿,其中70%是长协矿。全球三大矿山(巴西的淡水河谷和澳大利亚的力拓和必合必拓)的长协定价都是根据普氏指数定的。

  而中国铁矿石期货国际化的推出和发展将会进一步改变普氏指数一家独大的地位。中国铁矿石期货从一开始推出,就着手国际化发展,力争为铁矿石国际贸易采取基差贸易模式提供公开、透明和完善的定价基准。

  目前中国铁矿石期货价格的影响力已经逐渐体现出来,对普氏指数的影响也日渐明显。从走势上看,中国铁矿石期货和普氏指数的契合度已经相当高。

  国际化之后,随着外国产业客户和投资者的参与,中国铁矿石期货的影响力会越来越大。

  为更好地解读中国铁矿石期货国际化过程中市场关心的问题,《财经》(博客,微博)记者在大商所大楼的12层专访了大商所总经理王凤海。

  国际化实现在即

  大商所铁矿石期货“国际化”意味着铁矿石期货境外交易者可以进入中国期货市场,提高中国市场期货价格的代表性和国际影响力,更好地服务国内外钢铁相关产业。

  《财经》:目前铁矿石期货国际化进展如何,什么时候落地?大商所为铁矿石期货国际化开展了哪些工作?

  王凤海:今年2月2日,证监会发布通知,正式批准铁矿石期货作为境内特定品种,允许引入境外交易者。3月27日,大商所公布了铁矿石期货引入境外交易者相关规则。今年上半年,我们争取实现铁矿石期货国际化落地。

  作为世界第二大贸易额商品,铁矿石本身是一个国际化程度非常高的品种。在中国证监会的大力支持下,2013年,大商所上市了铁矿石期货,在铁矿石期货合约设计之初,就已经开始为国际化“谋篇布局”:如选择进口粉矿作为交易标的,将交割区域设置在中国各大沿海港口。2014年我们开始着手铁矿石期货国际化工作,2015年初步确立了国际化方案和总体推进原则。

  近年来,一方面,我们积极争取铁矿石期货国际化在财税、外汇管理、海关等相关配套政策上的支持,解决境外交易者在跨境资金进出和实物交割方面的障碍;另一方面,根据相关政策法规,调整对应的期货业务规则体系,努力使其适应境内外市场的实际需求和各方面的监管要求。我们还同步推进技术系统建设和市场开发培育,推动交易所在境外注册,其中新加坡办事处已完成审批。

  目前,铁矿石期货国际化的各项准备工作基本就绪。铁矿石期货引入境外交易者相关规则已确定并对外公布,技术方面准备妥当,市场推介工作有序进行,对海外客户开户和境外经纪机构备案、交易、交割等业务的指导也在有条不紊地开展。

  《财经》:铁矿石期货国际化的条件是否成熟?国际化实施的意义和前景如何?

  王凤海:2013年上市以来,铁矿石期货市场规模稳步提升、产业客户积极参与,至今铁矿石期货国际化的条件已经成熟。

  一是铁矿石期货交易规模较大。2017年,大商所铁矿石期货单边成交量3.29亿手,已成为全球成交规模最大的铁矿石衍生品市场。

  二是产业客户参与程度高,期现联动性较好。2017年,大商所铁矿石期货法人客户日均持仓占比达37%,参与的产业客户近千家,国内前十大钢铁企业中有七家参与交易,产能占全国钢铁总产能的35%。

  三是铁矿石期货的合约、规则、风控、交割体系等经过多年市场检验,各业务环节运行顺畅。作为实物交割的品种,大商所铁矿石期货2016年1月合约交割161万吨,创造了我国期货史上单月单品种最大交割量,交割过程平稳顺畅。

  我国铁矿石进口量大,对外依存度高。通过引入境外交易者,尤其是国际矿山等产业客户,有助于完善我国铁矿石期货交易者结构,使铁矿石期货价格真正成为全球参与者共同交易产生的、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价格,更准确反映宏观经济和全球铁矿石贸易的供需变化,为铁矿石国际贸易采取国际大宗商品通用的基差贸易模式提供公开、透明和完善的定价基准,更好地服务全球企业客户和全球铁矿石贸易。

  从大商所的发展经验看,我们以农产品(000061,股吧)期货起步,经历了由小到大、由弱变强的发展历程,至今全球四大粮商均参与大商所农产品相关期货品种交易,在大商所成立之初,这是无法想象的。国际市场的开拓不是一朝一夕的工作,境内外有文化、法律制度上的差异,国外机构对中国期货市场的制度安排需要一个逐渐理解和适应的过程。但大商所具备这样的能力,建设一个运行高效平稳、规则成熟完善、功能充分发挥的国际一流衍生品市场,吸引境外客户参与交易,把握中国期货市场提供的发展机会,促进期货市场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便利境外交易者参与

  我国铁矿石期货有望成为国际定价基准。而调整完善国际化业务规则、吸引包括境外矿山等实体企业及机构参与国内期货交易,是铁矿石期货国际化顺利实施、推动形成国际定价基准的关键。

  《财经》:目前境外矿山、贸易商等机构对参与境内铁矿石期货交易的态度如何?

  王凤海:在大商所铁矿石产业客户中,贸易商占有较大份额,贸易商的现货交易模式要求其必须利用期货市场避险。目前,全球十大铁矿石贸易商均通过在中国注册的公司参与铁矿石期货交易。国际化落地后,相信境外贸易商将更加积极地参与我国铁矿石期货交易。

  目前,我们接触的多家境外矿山表达了参与铁矿石期货的兴趣。他们看好我国铁矿石期货市场,外币充抵保证金、保税交割等国际化业务规则也很好地契合了境外企业参与铁矿石期货交易的需求。

  尽管如此,让更多的境外矿山企业参与我国期货市场还需要长期培育。一些境外矿山企业成立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已形成相对固定的贸易模式,对期货衍生品工具的认知还不充分,没有把期货市场跟现货市场联系起来。这需要我们大力开展境外市场的投资者教育和业务推广,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境外矿山企业会不断进入我国期货市场。

  此外,一些境外经纪机构,比如新加坡铁矿石衍生品市场的主要交易商、经纪商也在积极向我们咨询参与路径,并已开展相关业务申请。境外银行也表达了合作意向,希望申请成为大商所存管银行,借助其国际银行的优势地位以及雄厚的客户基础,引入更多的境外交易者进入中国市场。

  《财经》:为了吸引这些境外客户参与,大商所在制度上做了哪些调整?是否担心境外客户进入中国市场后“水土不服”?

  王凤海:中国期货市场的基本制度与国际成熟市场基本接轨。上世纪90年代初国内期货市场成立时,主要学习和借鉴了国际成熟市场的制度,所以国内外的基本制度框架是相通的。在此基础上,我们根据中国市场经济的发展水平、信用状态(包括企业信用和投资者信用),对相应规则进行了一些改造。因此,中国期货市场的基本制度框架本来就具有国际化“基因”。

  同时,我们还会面向海外市场开展大量业务推广和规则培训,相信境外交易者在参与交易过程中会逐步熟悉和适应中国市场规则。

  为便利境外交易者参与,我们制定、修订了铁矿石期货引入境外交易者相关的10余部规则。

  以前,境外交易者进入中国期货市场,必须在境内注册公司,美元进入中国需要在现货贸易环节兑换成人民币,才能够进行境内期货交易,资本项下无法直接兑换,且资金出境也有相应的监管要求。为让境外交易者直接参与交易,我们对相关规则进行补充、完善,旨在解决境外交易者在人、财、物等方面的顺畅对接,以及新业务如何与现有平台和体系对接的问题,包括解决资金、货物的流入和流出、风险管控等。作为已上市品种,铁矿石期货国际化是以现有制度框架为基础,对引入境外交易者涉及的部分业务进行相应调整,以打通境外交易者的参与通道。

  具体来看,我们在铁矿石期货原有合约和基础制度、核心技术系统、核心清算和风控模式不变的基础上,采取人民币计价结算,境外交易者通过境内期货公司会员和境外经纪机构转委托方式参与,境外资金使用参照特定品种方式管理,通过保税交割制度解决境外交易者实物交割问题。

  形成“中国价格”

  当前国际铁矿石贸易尚未形成全球公认的定价基准。我国铁矿石期货国际化落地后,有望推动形成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中国价格”。

  《财经》:当前国际铁矿石贸易定价方式是什么?

  王凤海:当前国际铁矿石贸易以普氏指数为主导定价,买卖双方以当日或一段时期内普氏指数为依据进行报价和谈判。普氏指数由普氏能源资讯发布,以62%品位铁矿石为基准,按美元计价,采集中国主要港口铁矿石到岸的现货价。与期货市场中通过大量公开交易形成的期货价格不同,普氏指数由普氏编辑人员通过电话问询等方式,向矿山、钢厂及贸易商采集数据。虽然询价对象是市场上最活跃的企业,但样本数量有限,仅占市场总量的6%-9%,采集过程也不公开透明,一个大权重样本报价变动,可能直接影响当日普氏报价。

  《财经》:我国铁矿石期货在贸易定价方面起到什么作用?铁矿石期货价格和普式指数的关系怎样?

  王凤海:上市以来,我国铁矿石期货的价格发现功能有效发挥,在逐渐成为国内客户定价参考的同时,有效引导了普氏指数,进一步促进了国际铁矿石贸易定价机制的优化完善。

  我国铁矿石期货价格和普氏指数保持较强的相关性,二者价格同方向变动比例在2013年为50%,到2017年达到了73%,同涨同跌趋势加强。2017年铁矿石期货价格和普式指数相关性为0.98。同时,中国铁矿石期货结算价先于普式指数推出,钢企、贸易商采购铁矿石通常以当天15时期货市场闭市后的结算价和涨跌情况作参考,普氏指数一般于当日17时左右向现货企业询价,采集到的成交价格中相当一部分以期货价格为参照。因此,我国铁矿石期货价格已经对普氏指数起到了积极的引导作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普氏指数的运行规律。

  特别是我国铁矿石期货上市后,发挥了价格“压舱石”作用,普氏“快涨慢跌”的特点明显改善。例如,2017年底螺纹钢现货(HRB400 20mm:上海)价格回升到2011年9月近5000元/吨的水平;2017年底普氏报价69美元/吨,而2011年9月普氏指数达183美元/吨。再如,2012年螺纹钢现货均价3957元/吨,普氏均价130美元/吨。2017年螺纹钢现货均价3807元/吨,较2012年下降3.79%;但2017年普氏均价仅71美元/吨,较2012年跌幅达45.38%。也就是说,对比2017年和2011年、2012年的价格水平,螺纹钢价格相当,但2017年铁矿石价格约为2011年、2012年的一半。其中,既有近年来全球铁矿石供需变化带来的影响,也有大商所期货市场起到的重要作用。

  《财经》:国外有哪些铁矿石衍生品市场?中国铁矿石期货跟国外的铁矿石衍生品相比有何不同?

  王凤海:现在全球铁矿石衍生品中,比较有影响的是新加坡交易所(SGX)铁矿石期货和掉期。新加坡的铁矿石衍生品市场具有一定的地理优势,比如四大矿山企业在新加坡设有分支机构,新加坡对外开放程度高,税收上也有优惠。此外,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也有铁矿石期货,但成交量较小。这些铁矿石衍生品市场都以指数为标的并采用现金交割,主要标的是普氏指数。虽然上述衍生品具备了一定的市场影响力,但都没有形成全球公认的铁矿石定价基准。

  相比而言,我国铁矿石期货具备了成为全球铁矿石贸易定价基准的优势条件。

  一方面,2017年我国铁矿石期货成交量是同期世界第二大铁矿石衍生品市场——新加坡交易所铁矿石掉期和期货成交总量的20余倍,市场规模和流动性具有明显优势。另一方面,我国铁矿石期货以铁矿石粉矿为标的并采取实物交割。实物交割是连接期现货市场的纽带,也是保障期货市场与现货市场紧密衔接的重要制度。这是我国铁矿石期货与境外铁矿石衍生品在制度方面的最大不同。

  监管挑战

  在资本市场,风险防控是永恒的话题。境外交易者进入中国市场后,境内、境外交易者将遵守相同的风险管理和市场监察制度,中国期货市场多年来形成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监管制度体系将有效维护市场平稳运行。

  《财经》:大商所将采取哪些监管举措保障国外机构进来之后期货市场的平稳运行?

  王凤海:长久以来,我国交易所对市场安全平稳运行的重要性一直保持清醒认识,始终把不发生系统性风险作为生存发展的重要前提。监管思路上,我们立足于“事前、事中、事后”风险监管并重。“事前”防范是在出现潜在风险苗头时,尽早采取措施遏制,将风险化解在萌芽阶段;“事中”监控是要加强与各方沟通,形成合力,及时矫正和制止不当行为,避免风险事件发酵、蔓延;“事后”处置是要依据法律法规查处违规事件,让违法违规行为受到惩处,增强监管的威慑力。

  监管方式上,目前我们已经形成了一整套具有中国特色、行之有效的监管理念和方式,建立完善了期货价格涨跌停板调整、交易保证金调整、手续费管理、强行平仓、异常交易监控等风险管理制度和机制,市场监控、风险处置等相关的技术系统不断升级,大幅提升了防范市场运行、交割等风险的能力。近十年来,我们经历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2015年股市异常波动以及2016年以来黑色系品种价格剧烈波动等市场震荡,我国商品期货市场一直能够经受住考验,始终保持安全平稳运行,交易、交割、清算等业务没有发生风险事件。

  在交易所风险制度体系有效运行的同时,由中国证监会管理的中国期货市场监控中心已经运行十余年时间,专门负责期货市场统一开户、期货保证金安全监控和市场运行监测监控等,有效防范了类似美国曼氏金融公司挪用客户期货保证金等行为的发生。期货市场控制风险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必须从严监管以保证市场稳健运行。

  《财经》:具体来说,大商所将对境外客户采取哪些监管措施?

  王凤海:铁矿石期货引入境外交易者后,我们现有的风控框架和监管规定总体保持不变,境内、境外交易者遵守相同的风险管理和市场监察制度。

  例如,国内期货市场实施一户一码开户、实际控制关系账户等制度,进行看穿式监管,交易所掌握每个客户资金和交易运行,对违法违规行为起到威慑。为保证交易者履约,国内期货市场实施国际通行的当日无负债结算制度,对当日结算保证金不足且未能在规定时限内补足的客户将采取强行平仓。交易限额制度明确了对超过交易限额的境内外客户,交易所依据规则,根据不同情况采取电话提示、要求报告情况、要求提交书面承诺、列入重点监管名单、暂停开仓交易等措施。限仓制度则规定了期货公司或客户可以持有的、按单边计算的某一期货合约投机头寸的最大数额。此外,根据大户报告制度,境外交易者达到投机头寸持仓限量80%及以上时,需通过国内期货公司进行报告;如果委托境外经纪机构进行交易,需委托境外经纪机构进行报告,境外经纪机构再委托国内期货公司向交易所进行报告。

  同时,我们将配合国内相关监管机构,对涉及跨境资本流动的各个环节进行严格管控。

  通过交易编码制度、保证金专户管理、特定品种资金封闭圈运行、结购汇管理、数据申报等业务制度和管理措施,从不同层面和角度,确保铁矿石期货严格执行各项监管政策。例如,根据外管规定,结购汇业务仅限于境外参与主体且总体规模可控;境外客户需进行每日结售汇,避免一定周期集中结购汇对汇率产生影响。铁矿石期货引入境外交易者后,大商所会密切关注市场状况和跨境资金动态,配合外汇管理部门和存管银行做好跨境资本流动的报告和监测工作。

  此外,我们要求国内期货公司只能接受来自与中国签署过监管谅解备忘录(MOU)国家的经纪机构的委托业务,利用跨境监管合作解决法律纠纷。

 
Tags:铁矿石 期货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投诉】【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不止造船业!韩支柱产业陷危机 工.. 下一篇:煤炭业转向结构性去产能 今年将退..

相关栏目

最 新

推 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