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TOP

邮轮业最快今年暑假重启,你还敢坐吗?
2020-06-09 11:19:07 界面新闻   浏览模式:【 】字号 【繁体

  各大邮轮公司急于赢回乘客。


  按照最乐观的时间表,全球各大国际邮轮公司的海上巡航或将在今年暑期重启。


  大部分邮轮公司目前宣布的停航时间均持续到7月底,专注于希腊地区的星瀚邮轮预计从7月开始复航,嘉年华邮轮公司则打算从8月1日起重启8艘短途邮轮,不到其船队规模的三分之一。


  然而,实际情况可能没有这么理想。各国对于旅客何时能搭载邮轮驶离港口进行国际航行,或是载有海外旅客的邮轮何时能允许停靠,都有自己的考量。直到现在,还有部分海上邮轮未将船上的船员放回陆地。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已将邮轮“禁航令”延长至7月24日;澳大利亚也于5月22日提出将其国际邮轮停靠禁令延长至9月中旬,该禁令适用于任何能够搭载100名以上乘客的邮轮;5月底,加拿大宣布今年10月31日前均不允许邮轮在加拿大港口停靠或在加拿大水域航行;旅游海岛塞舌尔则宣布禁止邮轮驶入直到2022年。


  在中国市场,皇家加勒比邮轮的产品虽然参与了近日的618大促,但可通兑航次最早从9月开始。维京邮轮也已取消了8月底前的全部夏季巡游计划。


  哪些区域可能率先复航?


  邮轮业资深从业者严春锋认为,对于航线较长的国际邮轮来说,能否复航需要考虑沿途停靠的每一个国家的抗击疫情情况,即使出发港口疫情稳定并开放,比如美国迈阿密、意大利罗马、西班牙巴塞罗那,也可能因为途中其他港口的政策而无法顺利开航。


  “特别是一些区域小国,公共卫生条件差,但旅游业又是第一支柱产业,他们必须在国家安全和经济复苏两者中选其一。”严春锋告诉界面新闻,目前一些季节性航线,比如北欧和阿拉斯加航线,今年的航程几乎全部取消,但一些邮轮公司全年运营的航线,比如加勒比航线,地中海航线,必须率先开航,“否则就是毁灭性的打击”。


  相比国际邮轮,疫情控制良好地区的内河邮轮可能会率先复苏。


  交通运输部水运科学研究院谢燮研究员认为,由于中国目前情况最好,最可能复航的地方可能是长江内河游轮,以及从三亚出发的中资非五星红旗无目的地航线。交通运输部在前不久的答复中,也表示支持符合条件的邮轮公司及邮轮,在疫情过后积极参与海南邮轮无目的地航线试点工作。


  在海外,尼克河轮(Nicko Cruises)已于本周在德国开通内河航线,从6月中旬开始,该公司预计还将在欧洲其他国家/地区恢复运营。所有客人在登机前必须填写一份健康状况调查表,登船时还要用非接触式扫描仪测试体温。尼克河轮还表示,将为所有客人提供免费的快速抗体测试。


  加拿大则从2020年7月1日开始,允许客船在西北地区的努纳武特和育空地区内陆河流和湖泊中开行。


  消费者网站Cruzely.com的作者Tanner Callais预测,邮轮体验恢复的初期,会以短途航行为主,停靠港限制在一个国家,以消除人们对被困海上的恐惧。这些航线还可以减少载客量、避免人群集中、停止提供自助食品,并强调卫生消毒和洗手。


  邮轮公司巨亏,连累地方经济


  上海工程技术大学管理学院副院长叶欣梁教授整理发现,几大邮轮公司在疫情期间的损失惨重。


  比如停航期间,皇家加勒比预估每月平均消耗的资金约在2.5亿美元-2.75亿美元之间,诺唯真邮轮每月的日常运营和行政费用约在7000万-1.1亿美元之间。


  今年一季度财务业绩,嘉年华集团一季度净亏损7.81亿美元;皇家加勒比游轮集团净亏损14.44亿美元;诺唯真邮轮集团一季度净亏损18.8亿美元。


  邮轮公司纷纷采取开源节流举措。如嘉年华邮轮已通过债券、股权等方式筹集了约64亿美元的流动资金,并进行大幅裁员;皇家加勒比则宣布了一项约40亿美元的额外融资,并计划于2020财年削减约30亿美元的资本支出,同时宣布在美国的5000多名员工中裁员26%;诺唯真邮轮也采取了裁员、贷款等方式开源节流。


  在邮轮业后发市场——中国,邮轮公司也遭受了不小的损失。交通运输部水运科学研究院谢燮研究员统计,2月-5月中国邮轮市场停摆,将对邮轮公司产生49亿元的直接损失,包括船票颗粒无收所导致的损失,以及邮轮公司停航仍需支付的部分运营费用。


  而对于一些邮轮产业发达的地区来说,邮轮业的停摆,也影响到当地的客源和就业。


  比如,阿拉斯加原本每年5月冰雪消融时开启邮轮航季,会给当地的冰河湾国家公园等热门目的地带来大量游客,但今年的邮轮航季却被疫情打断了。嘉年华邮轮旗下的公主邮轮和荷美邮轮,原本计划今年分别有8艘和7艘船运营阿拉斯加航季,现已全部取消。阿拉斯加邮轮国际协会的迈克(Mike Tibbles)在一封邮件中称,公主邮轮和荷美邮轮取消的479个航次预计占全年航量的80%,将造成当地损失游客95500人。


  而对于旅游业占GDP四分之一的塞舌尔来说,在2022年前拒绝接收邮轮靠岸也是一个艰难的决定。《电讯报》报道称,2017-2018年,通过邮轮前往塞舌尔的游客数增长了4倍;邮轮不仅将游客带到塞舌尔的115个岛屿,还鼓励了游客在当地的娱乐和餐饮消费。数据分析公司GlobalData的分析师Rheanna Norris认为,“禁止邮轮访问塞舌尔的决定,可能会导致这个依赖旅游业的经济体陷入严重衰退。”


  澳大利亚也已禁止邮轮停靠直至9月中旬。据英国卫报报道,作为全球最爱好邮轮体验的几个国家之一,2018年有超过135万的澳大利亚人参与海上航行,是2002年数量的10倍。2017-18年度澳大利亚邮轮业经济影响评估认为,邮轮行业为澳大利亚经济创造了48亿澳元的收入。为了迎接更多邮轮抵达,澳大利亚海岸沿线的地方政府还专门制定了疏通水道、建造客运枢纽等计划,但现在只能暂时搁置。


  而对于几大邮轮总部所在地的美国,据国际邮轮协会(Cruise Line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的数据,邮轮行业为美国提供了超过42万个工作岗位,每年为美国经济贡献近530亿美元。


  波士顿大学酒店学穆勒教授(Christopher Muller)在BBC采访中谈到,幸好邮轮业在此低迷时期遇到油价暴跌,而燃油价格是邮轮公司最大的固定成本之一,“我敢保证,他们(邮轮公司)在疯狂地购买燃油期货。”


  邮轮业急于赢回乘客


  上海工程技术大学管理学院副院长叶欣梁认为,新冠肺炎疫情对人们旅行行为的可能及意愿产生了负面影响,也使得部分游客对邮轮的安全性产生担忧。游客可能会选择替代产品,或延期参与邮轮旅游。


  目前,各大邮轮公司均已制定了《邮轮新冠疫情防控措施》,升级邮轮公共卫生管控措施。


  比如,船上通风空调系统是邮轮现代化设计的核心硬件之一。叶欣梁介绍,皇家加勒比国际邮轮在中国运营的“海洋光谱号”“海洋量子号”“海洋航行者号”都可以做到100%新风进入、100%“旧风”排除,空气不在客房之间循环。船上还留出了足够的隔离区域,隔离室均安装了HEPA高效过滤系统,可过滤掉99.9%的0.1微米的病毒。歌诗达集团、云顶邮轮集团的疫情防控细则也都提到,船队实现客房及公共区域100%室外新鲜空气循环。


  此外,歌诗达邮轮集团的《全球健康环境卫生安全防护规定》要求,对游客最常接触的地方进行深度清洁和消毒,增加厨房、客房、卫生间、公共区等重点区域的消毒频次。这些消杀清洁措施,未来或成为邮轮运营的常态化操作。


  在疫情期间,一些邮轮公司通过社交媒体与网友们互动,以此保持消费者们的兴趣。比如维京邮轮通过视频和虚拟游览,让困于本国的出游者游览热门目的地;嘉年华的船员们则在社交媒体上发布邮轮上的照片;荷美邮轮宣布与林肯中心合作,将林肯中心的音乐表演搬上邮轮。


  今年4月,在线邮轮预定平台CruiseCompete.com披露了一项令邮轮业者振奋的数据统计:2021年的邮轮预定量比疫情前的2019年增长了40%,其中11%的预订来自于2020年旅行被取消的人。瑞银(UBS)的一则报告则显示,在2020年取消邮轮航行的人中,有76%选择将航程延期至2021年,选择退款的人只有24%。


  新冠疫情改变邮轮业


  在全球邮轮停航期间,不少船员被困船上。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到5月中旬,大约有10万名船员滞留在国际水域的邮轮上,其中至少50艘船报告了新冠疫情感染。邮轮船员们的安危,使人们重新考虑国际邮轮的管理难题。


  在美国和欧洲,大多数邮轮公司并未在其总部所在地注册船只。以全球最大的三家上市邮轮公司为例,嘉年华邮轮注册在巴拿马、英格兰和威尔士,皇家加勒比邮轮注册在利比里亚,诺唯真邮轮注册在百慕大。这三大巨头占到全球邮轮市场的75%。


  BBC报道分析,邮轮行业的这一做法,一方面节省了一大笔税款,另一方面也有利于邮轮公司绕开欧洲和美国的劳动法,从发展中国家招聘廉价工人,减少人员成本。


  Christine BN Chin是美国大学国际服务学院的教授兼系主任,她的研究重点是全球移民,包括全球旅游业和邮轮业,并著有《在全球经济中巡航:利润,乐趣和海上工作》一书。


  她在《华盛顿邮报》刊文指出,在1970年代经济不景气时期,随着美国各州建立离岸国际注册和第二注册管理机构制度,全世界范围船只悬挂“方便旗”的做法日益流行。通过这种方法,各州可以从船舶注册费和吨位税中获得收入,邮轮公司则可以享受宽松的税制,船舶的安全、安保,船员的健康和劳动法规常常被忽略,船只的司法管辖权和问责制模糊不清,陷入灰色地带。


  “承载人们的下一次巡航的船,可能悬挂着任何一个国家的船旗,而这个理论上有管辖权的国家,很可能没有兴趣或没有能力,确保乘客的安全和健康,改善船员们的工作条件。”Chin表示。


  在当前的疫情下,这一“历史遗留问题”导致乘客和其他相关方难以对邮轮公司提起法律诉讼。


  另外,格里菲斯旅游学院副主任萨拉·加迪纳(Sarah Gardiner)认为,疫情之后,船上的健康和安全,将成为消费者的首要考虑,简单的打折不足以恢复人们的信心。保险业也须发挥更大作用,确保旅行者在海外生病也能获得保险保障。并且,新冠疫情大流行之后,消费者对于邮轮产品的预订会希望有一定灵活性,比如在情况变化时可以顺利退款。


  对于中国邮轮市场,严春锋认为,中国游客对于全球新闻十分关注,疫情后对安全的担忧会使得中国邮轮业受重创,一部分从业者离开,邮轮产业进入一段沉寂期,要等待下一次享乐主义和慢生活趋势的到来,再次激活邮轮业。


  叶欣梁教授则表达了不同的观点。叶欣梁教授认为,疫情影响只是阶段性的,不会改变中国乃至全球邮轮产业长期向好的发展趋势。在推动邮轮复航方面,需要加大邮轮旅游的正面宣传和营销力度,恢复邮轮旅游热度和邮轮公司信心。


 
Tags:邮轮 复工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投诉】【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湖北新洪湖客运站正式投入运营 下一篇:单月超3.5万辆!宁波梅西滚装码头..

相关栏目

最 新

推 荐